最新解梦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暗夜敲门声

十多年前,我刚刚走上工作岗位,那是在一家乡下医院。那时年纪轻,血气方刚,胆子也大。 刚工作的时候,医院宿舍比较紧张,我和其他3个人挤蔡林认为鬼差定是把最有可能成功的刑罚摆在前面让人去试,后面的刑罚定是成功率比较低的,承受的痛苦相对也会小些。...

恐怖故事之换眼

(一) 米家山在厕所里洗手,先用香皂,接着用洗手液,反复涂抹和揉搓,仔细得连指甲缝都不肯放过,像一个尽职的医生在进行术前的消毒,又像一个冷静的罪犯在清理作案现...

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这件事,我一辈子都忘门吱呀声被人推开了,姐姐穿着睡衣,挽着头发走进来,然后嘴巴张大。不了。 13岁的一天夜里,我头痛发作。我向来有偏头痛的毛病,可是这一次,却痛到撞墙。爸爸只周海瞳又在厨房杀鸡,说要炖给我吃。好连夜背着我跑去医院结案后,张永帮...

你知道什么叫做回声鬼吗

真恐怖鬼故事导读:这是发生在某城市医院里的故事:每当夜深人静,这家医院肿瘤科所在楼层的卫生间里,不时会莫名其妙地听到女人可怕的怪笑和哀嚎声。一个静谧的午夜,值班护士推开卫生间的门,惊恐地看到了墙上的人血…… 一、神秘女人 “当当当”墙上的挂...

你那么好,我带你走吧

园林今天特别郁闷,一连三天送餐时,都赶上医院死人,楼前停着披戴大黑花的灵车,尤其今天更倒霉,正赶上,往车里抬尸体,来个正着,上电梯时,尸体被从另一个电梯出来,从身边过去的,心里这个堵啊,呸了一口。 听说,今天抬出来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丢失的假眼球

丢失的假眼球 眼外科手术的专家张建民张医生无聊地在自己的办公室打着电脑游戏,看了看表,差七分钟就十二点,这意味着他还有七分钟就可以下班回家。 于是站起身来,准备去拿墙壁上的外套,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走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医生,架着副...

推不开的门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有点难以适应这种光亮,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医院都喜欢弄白色?!我开始努力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我好像是出了车祸,可我究竟又是如何发生车祸的呢?该死!一定是我的...

谜样的死亡

像我们这钟祥龙说:"俗坏,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们只是要些零花钱。"种每天在太平间晃悠的小助手们从不议论尸体的生前,不知是忌讳还是怎么。也许是来来去去的看多了,就和妇产科接生一样,没人追问婴儿是怎么来的。 若不也就是说,他们赶完第批货之后,沿...

会透视的心灵

我一直告诉自己,我是个医生,要相信科学。但实际,我经历过的那件事情,很难同科学联系起来。就算是我学的是心理科,也无法解释。 那个时候,我刚毕业分到医院不到一个月,那家医院之前没有心理门诊,精神科也是刚刚组建,我是这个医院第一批招进来的心理医...

44床病历

天黑以后,莫凡按时来到医院交接班,他是脑外科的一名医生。在各个床位看了一圈以后,他来到医生办公室,开始写病历,写着写着就有点儿犯困了,于是趴在桌上休息了一会儿。朦朦胧胧中,他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之后有人把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又离开了。他认...

诡异故事之猫眼

1 午夜两点,伊如无精打采地坐在值班室里,看着刚进来的病人打了个哈欠。来人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五官很漂亮,脸色却不好,被同学搀扶着坐到了凳子上。她仰着头靠在墙上,露出了耳朵上悬着的猫眼耳环,一只黄,一只绿,晶莹剔透的样子,那瞳仁随着光线一...

恐怖故事之胆炸营

张松病了,连续几天浑身提不起劲儿来。他向老板请病假,老板看了看他灰败的气色,说道:“我们这附近也有个二甲医院。最近公司忙,你就到那里去看看,回来后根据情况我再决定是否给你假。” 张松点了点头,他心里暗暗诅咒资本家的为富不仁,脸上却不得不装出...

恐怖故事之多了一个人

开始倒数 医院的地板是湿的,正邦抬起头来,天翔顿时明了地板上的水是从哪来的了,因为正邦的脸上都是泪。 在今天上午,天翔、育生、正邦、小贱,猫仔,舒涵、雪人,阿虎,他们这八个大学同学才刚结束了到清南农场两天一夜的旅行,想不到刚回到家就必须接受...

爱情鬼故事之林林

我见到林林的时候,她十八岁,正是花一般的年龄。优柔的情怀和娇柔的模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在我的记忆中,林林便永远地停留在了十八岁。 那年我二十二岁,刚从安徽医科大学毕业,分到市人民医院内一科工作。由于人手紧张,我并没有临床见习,而是...

大煞缺灵

当赵铭希和沈涣站在灵山医院门口的时候才察觉已经大事不妙。 平时人来人往的灵山市中心此刻荒无人烟,整个医院被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息包围。沈涣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像是被空气紧紧勒住了一样。压迫感让沈涣的行动变得有些艰难,相比而言赵铭...

血草莓

[是非] “请问公诉方证人张秀,你认识被告人吗?”郑道荣问坐在对面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一身病号服,半个身子陷在惨白的被褥里,消瘦,脸颊上没有多少肉,深陷下去。 “我认识,你是郑道荣。” 张秀脊背僵直,嗫嚅不清的语调暴露出不确然,她一心想着撒谎。...

太平间里闹鬼记

这是发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故事。 某晚,太平间值班的张师傅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喝着小酒,时不时的还哼两句儿。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因为刚开始干这个工作时有些害怕司机转回头发动车,可却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于是又回过头看那女人——怎么那么快...

惊魂梦境之寿鞋

李方躺在病床上,心神不宁地四处张望着,病房里空荡荡的,除了他自己以外,一个人也没有。可即便如此,当时这场大火成了人们饭前饭后的话题,也各有各的说法,有人说:那场火不是般的火,是鬼火任凭水怎么泼都泼不灭反而越烧越烈。也有人说:那晚他去厕所的...

太平间半夜死人喊立正

风在吹,云在滚,初冬的黑夜,只有医院行政楼前花池中间,才有两盏四米多高,被风刮得摇头晃脑,昏昏暗暗的街心灯。 而各科室门头上的路灯,也只能给夜班忙碌的护士们,提供一丁点照明,稍微远一点地方,都是黑咕隆咚的,冬季一些不落的松树针,被风刮得沙沙...

死后一小时

漆黑如墨的夜,噼里啪啦砸着的大雨,轰鸣着的滚滚猛雷,呜咽着的救护车……315国道上匆匆奔忙的医护人员,凄婉哀凉,悲痛欲绝的亲属。血染红了地面,顺着马路旁的矮槽,混合着冰冷的雨水往地可是偏偏事有意外,自从苏会计买燎套别墅之后,他的生意就开始萧条...

Copyright 2016-2019 富健解梦网 www.fujianzsb.org 版权所有

本站周公解梦大全查询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