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解梦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阴缘冥注定【尾声】

点击: 时间:2019-06-24

再次到了那个体育场,自从那次在门旁的厕所看到邓玉红在里面那恐怖的动作我就一直没有再来过,现在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害怕的了,那只不过是她想要我帮她的一个试探而已,加上这也许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吧。

“从今天晚上开始,上班的时间加多两个小时。”忽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冒出。

 

“哦,知道了。”我应了一声。

“别动!”他忽然叫住我。

还没有反应怎么一回事他的手就快速地在我肩膀上一扫而过。忽然见到他的两指之间多了一根细丝,仔细一看,是根头发,白色的头发。我不解了,我身上为什么会有一根白头发?那应该不是我的,更不可能是我家人的,这根头发很长,全白色的,不会是我妈的,我妈上个月才染的黑发,还没掉色呢,更不可能是我爸的,我就好奇了问了一句:“这是……?”

“你家最近有什么怪事吗?”他一口就问这个。

我摇了摇头,在那个小屋里。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吃饭睡觉,日子很单调,也很孤独。说:“没有啊,怎么了?”

“你回去后,别穿大红色的衣服,别吃红色的东西”他就这么嘱咐我一句转身就走了!

牵着小白,这天晚上,恶棍忘了锁狗链子,狗跑到村长家,咬了村长,村长找人将恶棍带到这里,对他说"你这只狗行凶,不可活啊!"棍子着狗的鼻子上,狗声没吭就倒下了,恶棍将狗的尸体带回了家,几天都直看着狗,又是笑又是哭。我爸爸妈妈很伤心。在回家的路上,忽然又想起了当初走在这巷子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女人,她并不是邓玉红,那个女人全身灰白色,头发也是一个颜色,我……对了!刚才我肩上的那根头发,那种颜色却不是一般的白色,而是银白!准确地说是灰白!

想着我头皮就发麻啊,我可不想再遇到一个邓玉红了,让人时刻神经都紧张的,可是似乎老天爷还想再玩玩儿我是吧!正当我快要转入巷子的时候,一辆迎面而来的全红漆大卡车朝我驶来!躲闪不及了我心想这回是要真的玩完了,可总是冥冥之中捉弄我吧,被一阵风卷起来了!我的天呐,该不会是龙卷风吧?这么及时!

我没敢睁开眼睛,生怕那只是我的幻觉,睁开眼后看到的是我自己倒在血泊里的场景,可是过后我听到一阵疯笑:“哈哈哈,你……是我的!”

怎么回事儿?我睁开眼睛一看,天呐!差点没吓得我趴下!周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难道是我刚才不仅出现幻觉还出现幻听了?不对。

我再次闭上眼,确实不是幻觉,而是只有 我闭上眼的时候,心静的时候才能听到那个声音:“哈哈哈哈,你是我的!”

忽然的一刹那,我看到一个人站在我面前,那是一个很奇怪装束的人,灰白的发丝飘逸着,看穿着的样子像是个有钱人,可是衣服上有撕裂的痕迹,而且那个人苍白的脸上还出现一块紫黑一块墨青的痕,却又不方式,也是我们唯的选择。像是被人打的,因为被人打的痕迹是紫红和淤青的我下子睁开了眼睛,在近距离的视野里,只手正百无聊赖的翻动着叠钞票!,眼前这两种颜色都近似乎黑色,一块块的斑纹遍布脸蛋,耳鬓,脖颈,手臂……

手臂!

我猛地睁开眼,一切又恢复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一般。

回到家,我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爸老妈,为的是不想让他们二老担心太多。只是草草扒了几口饭我便回了房间,心跳忽然加快,我想起了刚才的事情,现在不由得浑身寒,那般的真实,我看到的,顺着她的手臂看下去,是一根光秃秃的森森白骨!居然还牵缠着几丝墨黑色的恶心肉状体!而且在下体的裙子末端,空空一片……那张脸两边的脸颊都凹下去了,明显的我看到她的身材也扭曲快成一条弯曲不直的铁丝,没有一丁点儿常人的血色。

此刻的房间,有一种很怪异的气氛,我将窗帘拉上,因为窗外的一片黑暗实在是不得不让我时刻想到一张恐怖脸的出现。我坐在电脑前,开着音乐,带上耳机,尽量用音乐来平静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聊天号上有朋友给我发信息"........喂.......?",点开一看,是奶茶店的同事,是一条消息,和王尘说的不错,我们俩的夜班时间又加多了几小时,不过相对应的工资涨到了一个月四千五!这下我可是乐开了怀,我打了几个字,发过去,等待着她再次发信息来,却忽然……看到那双眼睛眨了一下,那是我的电脑桌面,一个白色头发、白色裙子紫色眼眸的洋娃娃,那双空洞眼睛对着我刚刚就这么眨了一下!着桌面绝对不是动态图!

我双手离开键盘,耳边一直在播放我喜欢的音乐,我盯着电脑里那双眼睛,一分钟过去了,她没有动静……

“呼,自己吓自己,我白痴了啊,电脑桌面里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动?”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让自己清醒一点,再打算去看一眼那个电脑里的娃娃虽然有点儿恐惧,可还是壮着胆子假装看窗外的时候瞄了一眼,果然,刚才真是我眼花了呢。

夜幕降临之时,我又要去上班了,风有点儿大,把我房门都给吹开了,木门发出“吱呀”的抹擦声,听着有点儿渗人,看着门缝,什么都没有,大概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弄得神经老是动不动就紧绷起来,整个人都怪怪的,得快点改掉这个疑神疑鬼的毛病才行啊……

来到工作的地方,我差点儿没坐地上,好在扶着转椅坐下,来店里之前的路上……

我本来还在劝鬼的脖子又细又长,鬼的身体是块黑影。自己大概是太多心了,那件事过去了就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可是,在转弯的角落那边,看到一个小女孩蹲着,我好奇地瞄了一眼,那小女孩转过头,苍白得几乎要透明的脸,那双深渊般无底的空眼,看不到眼白,但我能感到她在哭,我走过去问了一句:“小妹妹,你不回家在这里哭什么呀?谁欺负你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指着不远处的人群那边,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走去看看,没多想什么,可是却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血红了一片,一只断臂被碾压在车轮下,那成块儿状的血变得暗沉,只见医护人员和正极力的把车里的人救出来,听说还有气息,我看着那另一边的车轮,侧躺着一个小孩儿,不过那个小孩似乎是那只断臂的主人,我不再忍心看下去了,转身就朝回走去,可是那个女孩正被一个全身白色的大人用一段绳子绑走,我大声叫住:“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快把那孩子放开!”指着那个全身白的人。

他朝我走来,却看不清他长着什么样,也许是视力的问题,也或许是周围光线的问题,但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我心头,我斜眼看向他身后那个我刚才见到的小女孩,这才注意到,她只有一只手臂,脑海中出现那车轮旁躺着的小朋友,会不会,是她?那么这个着装不像正常人的“人”,又是……

小女孩朝我走来,那张嘴开始溢出深色的液体,昏暗的灯光下是深红色,那张原本樱桃般的小嘴顷刻间裂开,爆出一口森森的尖齿,张口就朝我袭来,我吓得顿时坐在地上,那个绑着她的人一扯,便消失了。

回忆起这个我简直不敢相信,的,而是要告诉大家个真相——照片里这个人,才是这栋公寓真正的房东!"大家沉默下来了,我看看房东,他正闭着眼睛靠在沙发背上,仔细听着。这也是房客的噱头吗?我心里在想。难道人死后,都会失去理智变成所谓的鬼吗?那个多么可爱娇小的女孩,怎么会张口朝我袭来,若不是那个人扯住,我不敢想象我还能不能来到这奶茶店。

“喂,工作了。”王尘把工作服扔到我手中。

“啊?哦……”我这才回过神来,换了装,开始了夜班的时间。

“怎么工资会突然涨那么多啊?那个郑雍难道没有被绳之以法吗?”我和好奇这一点,要说当时我确实分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这遇事处变不惊的王尘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吧?我在闲暇之余凑到他旁边问。

还是那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根本没有打算回答我的疑问的样子,自顾自地忙活着整理柜子上的水果和茶包什么的。我就来气老板很不好意思:"这话怎么说呢!要不是朋友在嘱咐说这个东西不般让我找个好的主儿我才不会推荐给你呢。老生意吗,呵呵。"了,问一下都不行啊?这么小气?

哪知他的喜怒无常啊,跟这种人在一起晚班,真的很让人吃不消的,总是木头的样子,讷讷地工作,很闷啊,说话的对象都没有。

“郑雍身边的女人数不胜数,唯独邓玉红对他动了真情,居然为了这么一个人去浪费自己的生命,想来当初这么麻烦在意这‘事情重演’,也是放不下他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在一起了,而且我们的上头因为缺了这个boss的位置,会有人顶替的。”原来木头还是有人情味的。

不过我就是不太明白,怎么这件事就找上我了呢?真是有够倒霉的了,还好不是什么要赔上性命的事,不然就算打死我也不干。话说回来,为什么王尘会知道这么多?总是来去匆匆飘忽不定的人,又懂得那么多的禁忌,还会破解的方法……让我对眼前这个忙碌的身影产生第次强调"慢慢的"是用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莫名的恐惧感。

夜复一夜,就这样每天都会遇上些奇奇怪怪的事,这么过了一年,还好也没有什么后果,倒是存了不少的工资,嘿嘿,这下可开心了,打算。给老妈生日的那天买一只金手镯!好几次逛街都见她有意地走进金饰品店去看,询问金手镯的价钱是否上涨,我就知道。老妈忙碌了大半生,却是因为家小丽斜了眼这个爱插话的毛头小子道:"你听我说呀,几年前因为开路,石头被请走,结果在清除过程中,但是也许是因为艳遇带来的神经兴奋,沈浩在梦中开始了与林月儿的缠绵,身披轻纱的林月儿扭动着妙曼婀娜的躯体,手提着那串风铃,在沈浩面前飘来飘去。沈浩嬉笑着试图将林月儿拥入怀中,但却每每失之交臂,只听得清美的风铃声在耳边不断回响。渐渐地铃声开始变得刺耳起来,林月儿的脸也变得说不出的诡异,沈浩挥舞着双臂徒劳地捕捉着眼前飘忽的林月儿,忽地脚下空,落入了个无底深渊。人们主导开路的工人都因不明原因病死,最后那件事只好不了了之,之后再没人动过这个地方,都怕神婆会再次醒来"境平平而没有得到过一样像样的礼物,所以我决定了,把一年来积攒的工资就在这一年的下半年,老妈的生日都洒出去!

而一年来,很多东西都变了的唯独就是夜班的店员没有变……就是只有我和王尘这个千年冰山木头人一块儿销售。

今天是我的生日,打算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能早点下班。连面都没有见到,只是书信方式的请示,结果善解人意的老板居然出奇的同意了!和老妈早就约定好了的,吃完饭和她出门去逛逛。顺便筹划一下清明祭祖的安排,往年都是我们家筹划然后再通知乡下的亲戚一起去给祖先上坟的,今年也不例外。

在晚上八点半左右,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便要关店了。我换下了工作服,临走时王尘突然间拉住我的手臂,一脸冷冷地说:“过马路,记得小心点。”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莫名的火就升起来了,这家伙拿我当小孩子看也不用这样吧。但是说归说,我还是很平和地回了一句:“谢谢,今天是我的生日就不跟你计较了,就当这句是你给我的嘱咐吧,拜拜——”

原本我还以为他跟以往一样。我说什么都是一脸的漠然,然而今晚出奇的瞪大了眼,恍然惊讶的神态,让我爽了一把,这家伙的脑袋终于被我雷到了!我没有管他什么样的表情了,拉上包包就走了。

走到经常过的一条十字大马路的斑马线边,忽然脑袋晕眩晕眩的,脑海里如播放电影画面一样闪过一排排的图像,那个全身灰白色的长发女人,那阴险的笑容……还有好几次差点被撞到的那部王尘说的灵车,和那个诡异的小女孩……

眼前一片模糊,突然老妈出现在了我面前。她来接我回家了?是啊,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很开心,奶茶老板让我提早下班,可以和家人一起过我的生日,这样看着老妈在路中央对我招手,她和蔼地笑着,穿着一身我给她买的衣服,在我心中觉得好看极了。

可是,我一眨眼就见到两束光从老妈的身旁投射而来,紧接着的是一辆红色的大卡车!我没有多想什么,扔下肩上的包包就冲上去,大喊:“快闪开!”同时我朝老妈那边跑过去,急速地切似乎也还平静但玲她推开她,还没来得及闪开,就被那打着两个锃亮车灯的车头撞上了……

顿时感觉我像一枚鸡蛋。碰上了坚硬无比的大石头那样,一阵猛烈的撞击,感觉身体便要支离破碎了,整个人被一种惯性带飞起来,重重地再次掉落地面就这样天,两天,年,两年,他对她的感觉开始慢慢消退,他没有把她扔掉,只是放在角落,在他寂寞的时候,或者看到她无助的眼神的时候偶尔抱抱她,他的世界没有她依旧彩缤纷;而她的世界离开了他只剩下无尽的寂寞和等待,她是爱着他的,也许有天他会回心转意,也许有天她可以回到他的怀抱,也许。。。,那一刻心头上一痛,从喉咙里涌出一股铁腥的液体,我受不住吐了出来,眼睛开始朦胧。这时我感到身上被人扶了一把。那张脸孔挺熟悉的,他是王尘。

“白卉!白卉,你怎么样”他似乎很着急,眉头都蹙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他有这种表情。

对了,我想看一下,老妈有没有事。我极力地撑开眼,看到刚才那个位置的是一个小女孩,被一位年轻的妇女怀抱着。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刚才是出现幻象了。

“白卉!你撑一下……”能感觉得到他横抱起了我。可是脑里在不听使唤的沉睡,身体没有了知觉,只有内脏传来一阵阵的痛楚。

我努力的吐开挡在喉咙的液体,想要告诉王尘我包里那张银行卡的作用,我想我是不能再回家了,想让他帮我带卡给我妈,算是我提前给她准备的就在我说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才发现婷婷直睡在她自己的床上--睡觉--睡觉呀。我心里害怕极了,整晚没睡也不敢睁开眼...终于到了早上。我找到了老师和他说:"想换个寝室...."老师太好了,给位了寝室。之后的每天晚上,我原来的寝室同学都碰到了和我同样的事情......生日礼物。可是身上使不上一点力气,耳边的声音,也在渐渐的消失,看着他那张很担心的表"那好吧,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老孟看甩不掉男人,干脆停下来让他算下。情,我竟有点想笑。

我很开心,在生日这天收到这么一份“特殊的礼物”

我感觉空气凝固了,呼吸不上来。王尘在抱着我跑,画面颤抖之中,我看到了……那辆红色的大卡车,断臂的小女孩,还有的是……那个全身在灯光照耀下也还是灰白的女人,对着我招手。

眼前,黑暗了。但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听到了这么镇静地一句话:“我不准你死……”有一滴凉凉的水滴滴到了我脸颊上。

【阴缘冥注定。完。】

(旁观版)

王尘是一位灵界翻译官,因为从小接触灵异事件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从小便我想身手去摸摸他可是不小心却弄掉了自己的假腿,咣的声。外面的灯亮了起来,进来的还是个女的,我能看出来她就是那个当年的小女孩,她看见我也是楞随后也是大声的嚎叫,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开始害怕我了,那个小男孩也醒了也是没有哭,也是用没有恶意的眼睛看着我,男人进来了我知道这次是真的不能跑了,而我这次却没有恶意,男人用木棍向我打来木棍重重的打在我的腿上,那条腿也断了我爬在地上,当年的小女孩赶快进屋把小男孩抱走了,我不能动,任凭男人打的,我想说我没有恶意,可是发出来的却是呜呜的声音,不会来了好多人,围着我嚷着,把我用木棍挑起来。通过自鬼!我吃惊地愣在原地,没注意到墓园里的影子渐渐多了起来。他们看着惊慌失措的我,诡笑着把我围到中间。然后我看到了这辈子最难忘的场景,他们的面孔随着官夸张的变形开始腐烂,身体超乎想象地扭曲,我简直不敢直视。己的观察和琢磨发现灵异界其实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所以长大后成为了一名灵异翻译官,就是把阴间朋友的所做为的意思琢磨出来,有必要的时候帮助阳间的人躲过一劫。

在他发现了白卉的命数之后,几次地帮她躲过灾难,终于还是漏算了会在她生日的当晚,因为命不可逃被“灰白女人”夺了性命。在发觉事情的危急之后急忙赶去追白卉的脚步,却发现为时已晚。她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了十字路中央。

灰白女人。是勾魂恶鬼,需要命数全阴且一声脱离不了阴气围绕的人的性命,这样可以使她不用轮回受煎熬之苦。生前十恶不赦,死后为非作歹,这样的人,鬼,必定也有被惩治的一天。

这就是“阴缘冥注定”。

【这两万多字的故事包含了一些殈月我真人经历的事件哟,希望里面的情节能给光大读者带来些些感受。】

Copyright 2016-2019 富健解梦网 www.fujianzsb.org 版权所有

本站周公解梦大全查询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