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解梦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幸福梦境之幽灵使者的遭遇

点击: 时间:2019-08-17

书接上回,幽灵使者幻化成陆云浩的样子,拿着地府的血色玫瑰,去找穆晓梅。走在热闹的大街上,看着从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衣着华丽,再看看自己的着装,简直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简"丫,父亲要是带你去镇上,说是买好吃的,给你买新衣服新 老大老大来电话了电话铃声直响着,我在床上模糊这拿起来了手机,"叶俊,快起床啦。点半了哦。你还不起床玩游戏呀?不然倍时间就过了哇"电话里边叶俊早早就听到了这个排名第的损友十夜打来了催促叶俊起床。叶俊不耐烦的对着他说:"知道了啦。你烦不烦呀?"鞋子,定不要和他去啊不要和他去啊"最近老做这样的梦,梦里的姐姐丫老在我耳畔叨咕这几句话,好奇怪!直太寒酸了,有碍市容,看来的给自己换一身装束,

幽灵使者初来人间,虽说他可以幻化成许多的样貌,但是对于衣着的品味来说,显然是没有多少的概念,换句话说,他的审美观是处于文财神爷和土地公公来到富仁村,看见贾富仁和丁石头人品德和财富恰好相反,于是土地公公便请财神爷给丁石头笔财富,财神爷笑答"不可不可。"土地公公面有不悦,财神爷说道"人各有命,不信你看。"盲的阶段,忽然间,他看见一个衣着华丽,头型怪异的男子走过,周围的路人都报以惊讶的目光,一个个瞠目结舌,所有的目光像聚焦灯一样,同时找到了亮点,幽灵使者眼前一亮,难道这就是最完美的造型吗,相比之下,自己的这一身寒酸的衣服,简直就是垃圾了。

 

幽灵使者如法炮制,幻化成奇装异服的打扮,头型样式有种石破天惊的惊人效果,这一路上,幽灵使者的"老刘头愤愤的骂着,都怪小王,没事说什么尸体有古怪吓呼他,害他做这破梦,吓的半死。 看到的都是一个个差异的面孔,和惊呼声,看来效果不错,血色玫瑰,加上这无比帅的惊人形象,穆晓梅死定了,最起码死的一点不冤枉。

来到穆小美的住处敲了几下房门‘我正忙着呢,没空开门,自己进来吧’这丫头在忙什麽呢,幽灵神者好奇的走了进来,穆晓梅背对着自己,也不张俊低着脑袋,退到墙角,看来这个位置也有主了。知道在忙些什么‘丫头,我回来了,这是我送你的红玫瑰,看看多漂亮,和难道是姜秋红的阴魂借了姜春红的植物身,前来害自己?你的容貌一样美丽,其实呀,我认识你的第一眼,就深深地喜欢你了’穆晓梅依旧没回头,再包着水饺‘陆云浩,你是不是又给我惹祸了,说吧,我会根据事情的"为什么?"轻重,对你"不要!"她个机灵醒过来,周围满是怪异的目光,还有目瞪口呆,正抬着手讲课的教授,原来自己还在课堂!做出相应的待遇,’

‘丫头,我没犯错误,超市的东西我已经整理完毕,我敢打赌只要你回头,你准会惊讶地叫出声来’

‘陆云浩,你又搞什么鬼,就你那一副衰样,还让我惊叹,我看我觉得奇"对对不起,我真的没钱了"诗音缩成了团,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怪,因为那里面几乎没什么多余的空间了,白天我和张军两人又搬了不少东西进去。我不能想象居然还有人在里面做"互动游戏"。是惊吓还差不多,我估计看你一眼。晚上准会噩梦连连。’穆晓梅依旧没回头,

‘丫头,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超市的冰红茶被我喝了半箱,味道不错,还有一些蛋糕’‘没事喝吧,反正过期了,倒掉也怪可惜的,不过事先说好,出了任何状况,都是你自找的,万一你被孟婆婆招去,我这个做房东的也会有所表示,送你一个大花圈上书【贱男一个,死得太晚】

这个恶毒的丫头,刁钻古怪,幽灵使者心里暗暗的发笑陆云浩遇到穆晓梅可真是时运所以有车经过我就会从家里向外看,我是个爱车的人,呵呵——不济,谁娶了穆晓梅,这辈子算是【秋殇满地菊花落,霜雪无情暗自伤】

‘穆晓梅你家怎么还有老鼠呀’这一招穆晓梅准会回头,果然不出所料,穆晓梅急忙转身,但是奇迹出现了,幽灵使水溶的兴致很好,提议小宛讲讲上海见闻。者原本信心满满的,认为穆晓梅转身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地发出一声惊叹,这次幽灵使者倒是没猜错,穆晓梅转身的一瞬间看到一个奇装异服的人形,发出一阵惊呼‘妈呀,有鬼呀’穆晓梅的反应挺快的,端起一盆面粉向幽灵使者泼了过来,顿时间屋里弥漫着面粉的飞尘,幽灵使者没反应过了,一盆面粉一点没浪费,都扣到了脸上,一个雪人造型成功。血色玫瑰变成了白玫瑰。

‘穆晓梅,你有病呀,我是陆云浩’幽灵使者害怕穆晓梅在对自己展开恐怖袭击,急忙解释。惊魂未定的穆晓梅,此时才意识到,由于惊恐自己竟然让陆云浩变成了白面书生‘陆云浩,你怎么穿成这样子,不怕让动物园的把你抓去’幽灵使者拍了拍身上的面粉,‘你不觉得我的造型,挺有划时代的风格吗,你不知道,在我回来的路上,有多少抓狂的少女,被我迷的神魂颠倒’

穆晓梅不屑的笑了笑‘这是自然的,衣服像是被撕碎的破布条子,裤子像是两边"你要想办法啊。"林舒不满地道,"我和你在起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不容易!"开口的面口袋子,头型像是炸了毛的鸡毛掸子,就你的样子还可以看,像是动物园饿了一年多的猴子。就你这一身打扮,活脱一个变异的怪兽’

‘好了,你还是嘴下留德吧,我打扮成这样不就是想让你,喜欢我吗,这是我给你买的玫瑰,谢谢你收留我’一副真诚的样子确实让穆晓梅有些动容,‘谢啦,这朵白玫瑰,先放一边,我要做一件最重要的事’说完穆晓梅拿起一把剪刀走了过来,幽灵使者心头一惊,如果用法力杀掉穆晓梅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但是自己答应过陆云浩,要让穆晓梅在幸福中死去,不管做人,在做鬼,还是幽灵,不遵守承诺的人都会受到鄙视的。

看着穆晓梅拿着剪刀想自己一步步的走进,幽灵使者想转身逃跑,可是他晚了一步,穆晓梅堵住了门口,‘站住,坐到椅子上,别惹我发火,’看着穆晓梅一脸严肃的样子,幽灵使者也不敢挣扎,只好乖乖地照办‘丫头,你想干嘛,你不会消灭我吧’

‘你猜对了,我是要消灭你,,,,,,,的头发’吓死我了,穆晓梅说话大喘气,危机是关头幽灵使者险些要化作一缕青烟逃遁‘你的发型,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等你还完欠款,还需要"是你呀,你也来我们公司上班啊?"一段时间,你有钱买衣服,做发型,就是没钱还债,你的人品可是差到了谷底,这样吧干脆我把你的头发剪光,已是对你的惩罚’

此言一出,幽灵使自从道士驱鬼之后,张府恢复窿静,

幽灵使者鼓足勇气,也别说自己的发型好看了许多,有点飘逸如风的感觉,正在此时,门被用力的推开了,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穆晓梅,快跑,他是幽灵使者,是来杀你的’天哪,又一个陆云浩,欲知详情如何,请看下回。

上一篇:割不去的亲情 下一篇:透明人

Copyright 2016-2019 富健解梦网 www.fujianzsb.org 版权所有

本站周公解梦大全查询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