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解梦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地下宫的鬼差

点击: 时间:2019-06-09

慈禧死后,元魂被法师秘密安置在了故宫的地下宫,民国初年,傅作义的十八师其中一个连无意间发现了这地下宫,据说里面的金银珠宝,不计其数!

当时我祖爷爷只是一名普通士兵,但家里有着半斤八两阴阳术,但在这混乱的年代,这可混不了饭吃,所以只能去当兵。

据父亲说,祖爷爷在地下宫遇见了慈禧的元魂。

这是我与慈禧第一次面对面靠得这么近,也这么近的距离才让我发现…不!是让她发现,似乎我是她的某种什么人。

慈禧躺在地上的尸体,虽然没有了阴魂的气息,但那张绝壁滋生的脸,犹如睡着了一般。她的右手伸展的方向是靠向了我这边,食指正在稍稍移出,但已经停止了颤抖,似乎那是一种渴望怜悯…但又不像的安抚!

很快,慈禧的元魂体便开始化为灰烬,她的元魂将会永远地消失,从脚到头,慢慢的变成隐形地物质。

而我竟然这样傻站着目睹完了这一切,直到她躺的位置什么

也没有了,我这才意识到,我好像有一种想要呼唤她的意思。

“杨兄!邵男…”

听到到有人叫我,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看身后一眼,只剩孟欣一人留在我身后干站着,“他们呢?…” 我随口问了一句,但内心并不在意他们怎么样。

“走了!你没事吧?” 孟欣看我有点茫然,上前安抚着我道。

“没,没事,那走吧!” 我连说话都吞吐,这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孟欣也没有说话,两人埋着头跟在她们身后,要离开鳖塔山时,我却无谓地望了一眼鳖塔山,似乎我像是在靠别慈禧,我们要离开了。

当大家准备上车时,我们的车旁忽然多了一个人影,一个黑乎高大的背影。

“留步!”

声音来自那个大黑影的哪里,他背对着我们,他慢慢转过身,眼睛直勾勾地看了一眼人群 道:“在下地府魍魉卫蔚帅,奉阎王之命,请杨邵男前往地府一趟!”

魍魉!地府…他是地府的鬼帅,阎王请我!听到这里,我内心又纠起一颗干燥的心。

“陈邵杰不是被你们扣了吗?怎么!一个嫌少?” 孟欣站了出来,问候着魍魉。

听魍魉的口气,似乎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跟你说话吗?你最好别多嘴!” 魍魉垂低的头,口气竟然这么狂妄。

“杨兄,我们走!”孟欣道,准备伸手开车门,魍魉挥过他手中的武器,抵在了车门上,不让我们走。

“啪~”地一声!

小七直接给了魍魉一巴掌。

“你个小鬼,竟然大言不惭,坏人不去扣,尽对付好人!” 小七骂骂咧咧,这一巴掌打得魍魉更是生气。

魍魉手中的秋冥刀一挥,小七靠得太近,被阴刀划破一个口子。

这一划彻底惹怒了在场的人,你TM一个小小的地府蔚帅竟然敢这么嚣张!

孟欣看到这一幕,憋屈以久的他,早就坐耐不住方才慈禧的挑逗,火候还没地方撒,这既然是你自找的那就只有动手了。

“乓~” 孟欣一脚,踢开了魍魉的阴刀,鞋尖与阴铁发出的碰撞发出丝丝刺耳地声音。

我赶紧迅速拦下孟欣,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阎王这不像是来扣押我的,如果阎王真是来扣押我的,那他怎么会只派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蔚帅。

“我跟你去!”

我喊道!

魍魉那死寂沉沉的表情,站在哪儿还想再来一发,却被我的一言给犹豫了回去。

或许阎王是另有原因的呢!我把事情向孟欣介绍了一点,孟欣这才缓慢下来。

但阎王每次都是言而失信,为了我的安危,便只好让小七暗中跟去,小七是狐妖近身,地府的人一般很难发现她。

跟着魍魉来到了地狱,在阴司大殿里,阎王显得有些愁眉苦脸,而老表也在一边待着。

阎王将他找我来的事情向我坦了明,他要我去与楚江王谈谈,看看能不能与地府联手,一起抵御长广王的阴谋。

阎王选择我,是因为白灵转世就是经过楚江王的手,既然楚江王愿意帮助白灵,那就说明只要我前去,楚江王或许会听我的一些意见。

阎王这次似乎变得很是客气,老表并不是被他扣押了,而是老表本身就是阎王的人。

老表一鬼一人被阎王合并而成!

这是违反禁忌的,所以阎王就早早把他纳入地府鬼差册中。

阎王把之前对我的那些阴谋又向我道了歉,说自己竟然一时糊涂,差点毁掉地狱的安宁。

其实我早就知道,阎王需要你时,对你恭恭敬敬,不需要你时,一旦你的处境威胁到他自己的权利,他将不顾一切要灭了你,这就是阎王的政 策。

前往楚江王的灵域界就得经过西煞王的地盘,地府西域西煞王可是长广王的亲信,为此阎王又特派白无常中帅护送我抵达灵域界。

阴间就是阴间,死寂沉沉,没有半点风沙,没有半分色彩。

有的只是雾气腾腾的空洞,和无穷无尽的尽头。

亡灵遍地的是,他们身着白色寿衣,手脚僵硬直下,每次看见这些东西,我都是一阵恶劣的反感。

要不是以后死了还要重新做人,我想我才懒得管你这些破事儿。

西煞王,只是暗地里与长广王有着勾结,明目上他的地盘是直属地府管辖,所以只要有白无常在,他并不敢对我做什么,毕竟现在长广王还没有兵变地府,西煞王没有那个胆儿私自做主,等他通知到长广王时,我早已抵达灵域界。

阎王是一个笑面虎,在地狱我只见过他,其他藩王就不知道像不像阎王这番好说话,若一开口就凶巴巴的,这可是我最受不了的事情。

不过阎王担心凭白无常一个恐怕治压不住西煞王,这次还有一个人与我一同前去。

这个“人”,我认识,还很熟悉,我本不需要的,要不是看在老表在三叮嘱,我想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有机会跟她见面。

“别来无恙!”

她忽然从我身后窜了出来,那声音还是那么地熟悉,这就是我最不想面对的尴尬事儿。

“托你的福、” 我没有看她,而是随然回应了一句。

“白无常,你回去吧!”我跟他去就足够了。

我一听,这TM岂不是更尴尬。

白无常犹豫了一下,不解道“恐怕不行吧!这样阎王会怪罪于我的。”

“对!你有什么权利调动白无常!” 我仰着头,并不希望白无常离开。

“多嘴!” 天姬又冷了我一眼,又继续对白无常道“你放心,我会向阎王说清楚的,长广王图谋不轨,阎王现在最需要的是你们,区区一个西煞王难不了我!”

面对天姬的滥词,白无常似乎还觉得有那么一些是道理,天姬现在是地府冥王,与西煞王同藩,又是阎王之女,量他西煞鬼也不敢干什么。

白无常暗自掂量了一下,最终相信了天姬的话。

无意间,我一抬头,那种斯涩的脸,依旧纯然妩媚,似乎比当初更加栩栩了动人,还是是我太长时间没有看见她,所以才会这样。

冥王是负责监管地府所有的经济府,人间烧来的钱币纸币通通都会先在冥王府,而后由名字番发给地府的阴魂人,冥币通常是打点冥王府的鬼差,希望他们对在阴间的家人好一点。

“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就是白灵的转世!” 天姬忽然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的温和,细雅。

真是没想到…她这是什么意思…“你当初不知道我的身份?” 我看着她,难道她也被蒙在了鼓里。

她没说话,而是摇了摇头,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那都是一些过去的事情。

天姬加快了脚步,每次一看见她那种多姿娇娥的身段,总是让人不能加以忘怀。

这并不是我好 色,而是她与我的初恋女友缪雪离真的是太相似了。

连声音都极佳相同,她们的动姿,口语,几乎覆盖在了一起,我有时候甚至怀疑,雪离既有可能也是天姬。

若不是我亲眼目睹雪离在我眼前离去,我很有可能会一口咬定她便是雪离。

“何方小鬼!” 天姬忽然停下脚步,耳朵斜向某个方向,似乎有东西在偷 窥着我们。

嗖~

一团团黑影迅速闪现了出来,他们头戴大高帽,身披黑风衫,个个都是大黑脸,嘴唇上泛红着一层肉薄。

“是冥王,小的是西域府的西灵卫蔚将,在此巡视!最近长广王阴兵频繁出现,他的动机我想已经惊动了地府,所以煞灵王特派在下在此拦截一切过魂人” 手持阴刀的一个领头的上前一步,解说道。

“放肆!本王也要拦?”天姬假意怒吼道。

大黑鬼,特顿停一下,又道 “煞灵王有令,任何鬼不可以通过!”

“我看谁敢,走!” 天姬放下狠话,牵着我绕了过去。那些黑鬼只能眼巴巴干看着,我们慢慢走远。

真恐怖精品继续点击:敲棺震尸

上一篇:与鬼吃宵夜 下一篇:死亡WIFI1

Copyright 2016-2019 富健解梦网 www.fujianzsb.org 版权所有

本站周公解梦大全查询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