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解梦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亡国陈后主为什么能善终

点击: 时间:2019-06-26

  陈后主陈叔宝(553年—604年),字元秀,小字黄奴,陈宣帝陈顼长子,母皇后柳敬言,南北朝时期陈朝最后一位皇帝,582年—589年在位。

  陈顼的次子——即陈叔宝的二弟陈叔陵一直有篡位之心,谋划刺杀陈叔宝。

  叔宝亡国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唐瑛的历史原型是刘辩的妃子,称唐姬,是一个烈性十足的女子。刘辩被董卓逼着退位以后,被贬为弘农王,董卓将其安置于阁上。不久之后,董卓派郎中令李儒端毒酒给刘辩,令刘辩服毒自尽。刘辩知道这是董卓要对自己下手了,一开始刘辩不肯喝下毒酒,他对李儒说:“这是想要杀掉我的毒酒吧!”但李儒可不管这么多,他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于是逼着刘辩饮毒酒。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唐朝人杜牧在《泊秦淮》这首诗中含沙射影地调笑说,在烟水朦胧的秦淮月夜,南京的琵琶女是不适合弹奏《玉树后庭花》这首缠绵的亡国宣阳门民间称为"白门",刘彧认为"白门"不祥,非常忌讳。尚书右丞江谧曾误犯,刘彧变色说:"白汝家门",江谧赶紧磕头认错。之音的,因为这首曲子的作者正是南京的亡国之君陈后主。

  陈后主(553~604年),即陈叔宝。南朝陈皇帝。公元582~589年在位。字元秀。在位时大建宫室,生活奢侈,日与妃嫔、文臣年,邻居王京仁成为抗日协会自卫队第十中队队长,看到在家无人看管的冯殿功,就对他说:"你在家又没人管,跟着我去打鬼子吧。"岁的冯殿功就这样去了军营,当了名真正的解放军战士。游宴,制作艳词。隋兵南下时,恃长江天险,不以为意。祯明三年(589年),隋兵入建康(今江苏南京),被俘。后在洛阳病死,追封长城县公。

  不久宣帝崩,后主正式即位,册张丽华为贵妃。他虽然身为太子,但是其皇位却来得十分不易。宣帝病重,驾崩前,对陈后主说:“叔宝啊!你要励精图治,好好守住这半公元年(元嘉年),因病由其弟彭城王刘义康执政。刘义康任司徒、录尚书事,后又加领扬州刺史,进位大将军,专总朝权,势倾天下,曾擅杀名将檀道济。壁江山”。他的兄弟陈叔陵早已对皇位虎视眈眈,宣帝驾崩,后主跪在灵前哭泣,叔陵事先磨好刀,向后主脖子法西斯德军在巴拉顿湖地区的反攻被击退后,布达佩斯获得了解放。苏军援助了挪威人上砍去……但是没有伤其静脉,没有生命危险,以叔陵谋逆罪杀之。

  当初叔陵做逆时,后主脖颈被砍受伤,在承香殿中养病,屏去诸姬,独留张贵妃随侍。后主病愈,对张丽华更加爱幸。自武帝开国以来,内廷陈设很简朴。后主嫌其居处简陋,不能作为藏娇之金屋,于是在临光殿的前面,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穷土木之奇,极人工之巧。窗牖墙壁栏槛,都是以沉檀木做的,以金玉珠翠装饰。门口垂着珍珠帘,里面设有宝床宝帐。服玩珍奇,器物瑰丽,皆近古未有。阁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名花。每当微风吹过,香闻数十里。

  这场希腊独立战争几乎席卷全国各地,不仅有陆上交战,而且有海战。战争历时年半之久,作战双方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在战争过程中,起义军队伍不断壮大,全希腊各阶层的爱国人士几乎都积极投入战斗。起义军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充分发挥熟悉地形的优势,运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战术,采用伏击或奇袭战法,大量消耗土军有生力量。在战争初期,起义军以陆战为主,后期,特别是英法俄国向土宣战后,海战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为最后的胜利提供了保证。后主自居临春阁,张贵妃居结绮阁,龚、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其中有复道连接。又有王、季二美人,张、薛二淑媛,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等七人,都以才色见幸,轮流召幸,得游其上。张丽华曾于阁上梳妆,有时临轩独坐,有时倚栏遥望,看见的人都以为仙子临凡,在缥缈的天上,令人可望不可即。

  张丽华也确是艺貌双佳,她发长七尺,黑亮如漆,光可鉴人。并且脸若朝霞,肤如白雪,目似秋水,眉比远山,顾盼之间光彩夺目,照映左右。更难得的是,张丽华还很聪明,能言善辩,鉴貌辨色,记忆特别好。当时百官的启奏,都由宦官蔡脱儿、李善度两人初步处理后再送进来,有时连蔡、李两人都忘记了内容,张丽华却能逐条裁答,无一遗漏。起初只执掌内事,后来开始干预外政。陈叔宝宠爱贵妃张丽华,“耽荒为长夜之饮,嬖宠同艳妻之孽”,到了国家大事也“置张贵妃于膝上共决之”的地步。后宫家属犯法,只不过看高阳公主的一生,庶出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同时生母也应该不是宠妃。所以这儿首先可以将长孙皇后和韦贵妃给排除。要向张丽华乞求,无不代为开脱。王公大臣如不听从内旨,也只由张丽华一句话,便即疏斥。因此南陈百姓不知有陈叔宝,但知有张丽华。

  陈叔宝热衷于诗文,因此在他周围聚集了一批文人骚客,以官拜尚书令的“好学,能属文,于七言、五言尤善”的江总为首。他们这些朝廷命官,不理政治,天天与陈叔宝一起饮酒做诗听曲。陈叔宝还将十几个才色兼备、通翰墨会诗歌的宫女名为“女学士”。才有余而色不及的,命为“女校书”,供笔墨之职。

  每次宴会,妃嫔群集,诸妃嫔及女学士、狎客杂坐联吟,互相赠答,飞觞醉月,大多是靡靡的曼词艳语。文思迟缓者则被罚酒,最后选那些写诗写得特别艳丽的,谱上新曲子,令聪慧的宫女们学习新声,按歌度曲。歌曲有《玉树后庭花》、《临春乐》等。流传最广的有“壁户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十字。陈后主曾做的《玉树后庭花》如下:“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成为有名的亡国之音。君臣酣歌,连夕达旦,并以此为常。所有军国政事,皆置不问。

  内外大臣专迎合为事。尚书顾总博学多文,尤工五言七言诗,溺于浮靡。后主对他很宠信,游宴时总会叫上他。顾总好做艳诗。好事者抄传讽玩,争相效尤。

  山阴人孔范容止温雅,文章瑰丽。后主不喜欢听别人说他的过失,孔范在这方面善于为后主饰非,因此后主对他宠遇优渥,言听计从。孔范曾对后主说:“外间诸将,起自行伍,统不过一匹夫敌,若望他有深见远虑,怎能及此?”从此带兵的将帅微有过失,就夺他们的兵权,刀笔之吏反而得势。边备因此越加松弛。此时文武懈体,士庶离心,覆亡即不远了。当时朝廷有狎客十人,以顾总为首,孔范次之。君臣生活穷奢极欲,国力却逐渐衰弱下来。

  消息传入长安,正值隋文帝开皇年间。隋文帝本有削平四海之志,于是隋之群臣,争劝文帝伐陈。文帝下诏数后主二十大罪,散写诏书二十万纸,遍谕江外。有人劝文帝说兵行宜密,不必如此张扬。文帝说:“若他惧而改过,朕又何求?我将显行天诛,何必守密?”于是修建了许多战舰,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总管韩擒虎、贺若弼等,率兵分道直取江南。隋兵有五十一万八千万,东接沧海关于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的记载,最早见于王铚所作的笔记小说《默记》。《默记》说:“龙衮《江南录》有一本删润稍有伦贯者云: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继位的唐高宗也格外爱护小妹新城公主,他接过父亲的遗命,为新城公主办了一场极盛大的婚礼。公主与驸马的婚后生活琴瑟相谐,过了一段幸福日子。可惜显庆四年,长孙家族遭难,长孙诠被牵连流放巂州并被地方官杀害。新城公主从此怨恨高宗,不梳妆打扮。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西距巴蜀,旌旗舟楫,横亘数千里,无不奋勇争先,尽欲灭了南陈。

  陈叔宝却深居高阁,整日里花天酒地,不闻外事。他下令建大皇寺,内造七级浮图,工尚未妺喜、妲己、褒姒、骊姬,这个美貌的女子被称为古代的大妖姬,这大妖姬都是亡国之君的宠妃:夏桀,商纣,周幽王,晋献公。这几个君王为了宠爱妺喜、妲己、褒姒、骊姬连江山,甚至是性命都给丢了。难怪史家会说红颜祸水,祸害君王不说还祸害了个国家及其百姓。竣,为火所焚。沿边州郡将隋兵入侵的消息飞报入朝。朝廷上下却不以为意,只有仆射袁宪,请出兵抵御,后主却不听。及隋军深入,州郡相继告急,后主叔宝依旧奏乐侑酒,赋诗不辍,而且还笑着对侍从说:“齐兵三来,周师再至,无不摧败而去,彼何为者耶?”孔范说:“长江天堑,古以为限,隔断南北,今日隋军,岂能飞渡?边将欲作功劳,妄言事急。臣每患官卑,虏若渡江,臣定做太尉公矣。”有人妄传北军的马在路上死去很多。孔范说:“可惜,此是我马,何为而死?”后主听后大笑,深以为然,君臣上下押妓纵酒,赋诗如故。

  朝廷十分有才能的将领萧摩诃丧偶,续娶夫人任氏。任氏妙年丽色,貌可倾城,与张丽华说得投机,结为姊妹。任氏生得容颜俏丽,体态轻盈,兼能吟诗做赋,自矜才色,颇慕风流。

  她觉得丈夫萧摩诃是一介武夫,闺房中惜玉怜香之事,全不在行,故心里不满。在宫里看见后主与张丽华,好似并蒂莲恩爱绸缪的样子,不胜欣羡。因此见了后主,往往眉目送情。后主只因任氏是大臣之妻,未便妄动。又因为相见时妃嫔满前,即欲与她苟合,苦于无从下手。

  一天,后主独遇任氏,挑逗数语,便挽定玉手,携入密室,后主拥抱求欢,任氏亦含笑相就,没有推辞,翻云覆雨,娇喘盈盈。自此任氏常被召入宫,留宿过夜,调情纵乐,做长夜欢聚。

亡国陈后主为什么能善终

  在萧摩诃面前,只说被张丽华留住,不肯放归。萧摩诃是直性人,开始还信以为实,也不用心查问。后来风声渐露,才知妻子与后主有奸,不胜大怒,叹道:“我为国家苦争恶战,立下无数功劳,才得打成天下。今嗣主不顾纲常名分,奸污我妻子,玷辱我门风,教我何颜立于朝廷!”

  隋兵渡江,如入无人之境。沿江守将,望风尽走。后主向来谢玄虽然勇猛无畏,打过许多胜仗,但面对比自己多几十倍的秦兵不免有些慌张,当晋孝武帝的面也不好多说,当场把任务领了下来。临出征的头几天,他想去谢安家辞行,听听他有什么见解。进门,见谢安正在看书,像往日样平静。谢玄站了会,便轻声问道:"不知叔叔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谢安的目光还落在书上,连头也没拾,说:"没什么啦,切已经有了安排。"谢玄心想,也许他不想让人打扰他看书,等会说不定会交待几句什么。就坐在旁静等,等了很久,谢安还在全神贯注地看书,她看时间不早,便悄悄退了出来。谢玄回到家,越想心越不安,总觉得在决战前还有许多事没做。第天早,他又拜托好友张玄去看望谢安,顺便探探底细。懦怯,不谙军事,待到隋兵百万压境,后主才开始害怕,召萧摩诃、任忠等于内殿,商议军事。萧摩诃只是不说话。萧摩诃以后主私通其妻,全无战意。最后被擒降隋。隋军直入朱雀门。南陈的大臣皆散走。

  后主身旁不见一人,只有袁宪站着没走,后主说:“朕从来待卿不薄,今众人皆弃我去,惟卿独留,不遇岁寒,焉知松柏?非惟朕无德,亦是江东衣冠道尽。”说完,遽欲避匿。袁宪劝说道:“北兵入都,料不相犯,事已至此,陛下去将何往?不若正衣冠,御正殿,依梁武帝见侯景故事。”后主不从,下榻急走:“锋刃之下,未可儿戏,朕自朱高炽对皇后极为敬重,按理说皇后母家也应该得到很大的封赏,并且高居权利的巅峰,但是张氏对外戚极为严格。其弟张升为人淳厚谨慎,但皇太后仍不许他参加商议国家大事,这点在宣宗朱瞻基继位之后体现的更为明显。有计。”不知他有什么计?从宫嫔十余人,奔至后堂景阳殿,与张丽华、孔贵嫔三人并作一束,同投井中。隋兵入宫,执内侍问后主藏到哪里去了。

  内侍指井说:“这里。”里面漆黑一团,呼之不应,上面往下扔石头,听见陈叔宝说:是朕,是朕,朕降了,朕降了!别扔……这时隋军才放绳子下去,士兵奇怪怎么这么重,隋军都以为是皇帝的龙体确实不凡,拉出来后才发现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嫔同束而上。隋兵皆大笑。据说三人被提上来时,张丽华的胭脂蹭在井口,后人就把这口井叫“胭脂井”,也叫辱井。

  贺若弼夜烧北掖门入,听说韩擒虎已捉住了陈叔宝,呼来视之,陈叔宝惶惧不堪,流汗股栗,向贺若弼求饶不止。贺若弼安慰说:“不要恐惧,小国之君,入我天朝,不失做一个归命侯……”陈叔宝连忙磕头谢恩。

  后主至京朝见隋文帝,文帝赦其罪,给赐甚厚。每预宴,恐致伤心,不奏吴音。后来陈叔宝竟对文帝要求:“我还没有一个称谓,每回朝集,无法与人交谈,愿得一官号。”文帝后来叹息说:“陈叔宝全无心肝。”监者又说叔宝每日喝醉,罕有醒时。帝问饮酒几何,对曰:“与其子弟日饮一石。”文帝大惊,叹道:“随他罢,否则叫他如何过日德、意联军于月日转入进攻,月下半月梁武帝这一顿打下去,不得了。不仅使萧玉姚对殷均越加憎恨,同时也葬送了两人的父女关系。萧玉姚本来就忤逆骄横,这下子连带梁武帝也恨上了。后来与箫宏见面之时,经常吐露自己对梁武帝的不满。进抵利比亚、埃及边界。?”杨坚是把陈叔宝作为一个皇帝史书上对霍去病的作战过程记录的十分简略,但是仅仅从这只语片言里,我们也足以想象战斗的艰苦和霍去病用兵的巧妙,第次河西战役,南路军张骞行动缓慢,李广只身被围,霍去病毅然改变原有作战计划,冒险从浑邪王的地区直插过去。当时霍去病只有万兵马,而浑邪王与休屠王兵马合计不下万人。霍去病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抢在敌人主力部队集结以前迅速突进,各个击破。使得匈奴人虽然不断调兵遣将,其兵马却只能象羊羔入虎口样被汉军只只吃掉。更为重要的是,此战从精神上彻底摧毁了匈奴兵的抵抗力,使其畏惧汉军如虎,后来第次河西战役,匈奴军几乎失去抵抗,被霍去病路追歼屠杀,损失高达万晋代皇甫谧写了一本《帝王世纪》,其中在提到黄帝的家庭成员的时候,他专门增加了三位,说黄帝一共有四位妃子。嫘祖的正妃地位,广为人知,可其余的三位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她们三个,一个叫方雷氏,一个叫彤鱼氏,还有一个叫嫫母。提到嫫母的时候,皇甫谧还专门注明了,嫫母的地位是四妃中最低的。两千人,是第次河西战役的整整倍。后来浑邪王归汉,所部万兵马中有亲匈势力发动叛乱,霍去病仅用万兵马就将其收服,斩首叛乱者千人,使浑邪王彻底归降。此事件在汉匈战争史上具有重大意义,此后,匈奴投降汉朝者日益增多,大批匈奴牧民也南迁长城请求内附,匈奴势力日益土崩瓦解。后来漠北会战,霍去病路急行军,在深夜时分钻到左贤王眼皮底下,拂晓发动攻击,日之内消灭匈奴万人,将匈奴左贤王部队几乎灭族。至此,匈奴左右贤王两只臂膀被彻底斩断,只剩下匈奴单于悬孤漠北。势力江河日下。来批评的,而在陈叔宝眼里,他做诗度曲才是正业,兴趣也全在这上头,而管理国家不过是他偶一为之的“副业”而已。才会在隋军兵临城下时,告急文书未曾开拆就被丢在床下;陈叔宝也完全忘却了一个皇帝起码的尊严,所以当隋军杀入宫中,他才会与张贵妃孔贵妃三人抱作一团躲在井里,以致隋文帝对一国之君如此不顾体梁武帝却没想那么多,知道萧玉姚要来之后,十分高兴。萧玉姚说想要和他单独说些体己话,也让伺候的人退下了。面而大吃一惊。也许陈叔宝并不是“无心肝”,他只是从来就把自己当作一个风流才子,一个诗文骚客,亡不亡国,无所谓,皇帝的体面,更是无所谓的了。

  陈后主的好日子就像玉树后庭花一样短暂,仁寿四年(604年),驾崩隋洛阳城,时年五十二岁。因为隋炀帝喜欢陈后主的皇妹,所以追赠大将军、长城县公,谥号“炀”。

  中国历史上几百个皇帝中,能把做皇帝能享受到的全部享受到,最后又不用承担责任的,恐怕只有陈叔宝了,其实陈叔宝他不适合当皇帝,但是命运捉弄人,他爷爷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南半壁江山,就毁在他手中了。

  陈叔宝为什么能善终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陈叔宝之所以没被杀掉,全部经验就两字:装傻!当然,陈叔宝原来也精明不到哪里里去,要不然他也当不上亡国之君。在任时他就无心国事,热衷于声色犬马,重用一帮优伶宦官,朝政搞得乱七八糟,写点诗吧,还是亡国之音《玉树后庭花》之类。隋文帝大军一到,势如破竹,没几天工夫就灭了陈朝,陈叔宝也当了俘虏。

  照例,对这些亡国之君是要斩草除根的,免得他们东山再起。可隋文帝自己雄才大略,根本看不起窝窝囊囊的陈叔宝,谅他也翻不起大浪,就暂时没杀他,想看看他的表现再说。

  没想到,陈叔宝亡国后全然没有亡国之痛,依然每天吃喝玩乐,三天两头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说实话,隋文帝对陈后主真不错,不仅赦其罪,给赐甚厚。每次大的宴席,还请他出席,恐怕他伤心,不演奏他家乡的音乐。没想到,后来陈叔宝竟对文帝要求:「我还没有一个称谓,每回朝集,无法与人交谈,愿得一官号。」文帝不禁叹息说:「陈叔宝全无心肝。周氏被封为安定郡君之后,得以由机会服侍宋仁宗。周氏后来为宋仁宗生了燕国舒国大长公主等两位公主,两位公主后来分别下嫁钱景臻、郭献卿。周氏被封为美人,后进婕妤,再进婉容,并在公主下嫁之后进位贤妃。」监视者又汇报说叔宝每日喝醉,罕有醒时。隋文帝叹道:「随他罢,否则叫他如何过日?」反正,隋文帝听到这个报告后,就更瞧不起他了,一个醉鬼,醉生梦死,还能有什么作为?

Copyright 2016-2019 富健解梦网 www.fujianzsb.org 版权所有

本站周公解梦大全查询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