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解梦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校园惊魂…还我命来

点击: 时间:2019-07-08

民间故事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故事大全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校园惊魂…还我命来,快来看看吧


这个故事还得从我说起,我是一名自由工作者,当然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我是一个通灵者,说白了就是能和鬼魂交流的人,我平时的日常收入就是靠帮人驱鬼所赚,当然我是以理服鬼,必要的时候也会动用武力的,故事是发生在我在XX市的XX大学的时候。

早上我和平常一样8点起床,当然第一节课当然就会迟到,所以我并不着急的洗漱完事之后,漫步在校园内,前往食堂用早餐。

当我走到学校的运动场的时候,看见警车和救护车呼啸而过,我感觉到出事了,我随着警车的警笛声,来到男寝,一打听我才知道,原来昨晚有一个男生,在寝室睡觉的时候突然猝死,今天早上这名死者的室友发现他没来上课,回寝室叫他的时候发现身体已经发冷。

没过多长时间,校方就把这件事当成一件普通的事处理了,校方也通知了该学生的家长,来拿走他的遗物。

事情本已经过去了,可就在大家把这件事淡忘的时候,有一个很美丽的女孩来找我。

那天我上完课,来到食堂一个偏僻的桌子坐了下来,看着《易经》,正当我看着入迷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问我

“你是天赐吗?”

我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很美丽,很清纯的女孩,因为我根本对男女之情没有任何感觉(至少是那段时间),所以我并没有多想什么,要不我一定会以为我走桃花运了!

“没错我就是,请问你是?”

“哦,是就好,我叫雪,冬天下雪的雪,今天找你来我有事求你。。。。。”

很简单的介绍,但是却给我留回到宜川城,杨定国拿出把土匪丢弃的战刀,对养狗的军士悄悄吩咐了几句。那军士接过战刀,先让猎犬嗅了嗅,然后牵着它出去了。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我爱过的一个女孩就是叫”雪“。。

“有事求我?是不是遇见那种东西了?”

“你怎么知道的?”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好像看见了怪物一样。

“找我来不是看风水,就是遇见了那种东西,要不找我来干嘛?难道让我当媒婆,介绍男朋友,呵呵···说吧怎么回事,一会我还有事。”

”哦,这样啊!”雪听完我的话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喝了一口水,对我说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死去的那个学生,叫陆,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是大学认识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前几天我父母来学校看我的时候,撞见了我们在一起,我父母当时,就强迫我和他分开。。甚至,恐吓陆要是在和我在一起就让校长把他开除了。。。。”

“又是一个财大气粗的角,等等,让校长把他开除了?这么大的势力?莫非一直传言的和学校校长的儿子有指腹为婚的人是你?”

"看你俩往哪里逃?不好好守着龙宫,竟敢跑这来风流快活了。"“没错就是我,对不起,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断我。。”我眼前这个女孩有些气愤的说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继续吧!”

“恩,接下来就是他死的事你也该知道了,那天早上,在案发现场我就看见了你,因为警方调查的结果是伤心过度而死,为什么伤心过度,是因为他知道了我和校长的儿子的事,所以。。。。。其实我也很难过,但是我也无能为力,毕竟我已经和校长的儿子发生过关系。。。“

“好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完全和外表不符”我心里默默的想着,真替那个哥们不公。

雪继续说道“本以为事情结束了,可是就在前几天,在陆死后的第21天,也就是”三七“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说到这,雪本来粉红的脸蛋,立刻变的煞白。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陆回来复仇了。

雪渐渐的平复了心情,对我说“一说到这我就感到害怕。”

“那天晚上我下完课,和校长的儿子也就是雨,吃过晚饭,我和往常一样,去了自习室去看书,一切看上去很平常,和往日一样,可是就当我收拾书,准备回寝室的时候,怪事马头琴是蒙古民族的代表性乐器,不但在中国和世界乐器在家族中占有席之地,而且也是民间艺人,牧民家中所喜欢的乐器,马头琴所演奏的乐曲,具有深沉粗犷,激昂的特点,体现了蒙古民族的生产、生活和草原风格。发生了,首先是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当时自习室还有几个同学,我也没有害怕什么,我以为是雨的电话,当我接通电话的时候听到的声音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声音,仿佛是来至于地狱。。。那个声音对我:说,还记的我吗?雪,我是陆,我好爱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呵呵呵呵。当时我吓的尖叫起来,后来就不记的发生什么事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学校的医务室,雨在我身边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如实的说了出来,雨对我说:没事,都是你的幻觉,没事的。可是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幻觉,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的,当我已经把这件事淡忘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首先是我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怎么看也看不好,我的母亲成天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不要带我走,求求你了。现在雨也失踪了,我很害怕,我怕下一个就是我。。。。。”说完,雪哭了起来。

我沉思了一会,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这么对陆,你们觉得我会帮你吗?”

雪有些失望的看着我,然后对我说”求求你,帮帮我,我知道对不起陆,但是我真的很害怕,我还不想死…原来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两个大盗,他们本是同门,专门偷猎各处古墓,屡屡得手,让官府苦恼不已。数年后,这兄弟人意这年,庄崖十像往常样在山上拾柴。在猎人放的捕猎夹上救下了只雪白的狐狸,并为他包扎好了伤口,白狐感激的看了他眼,开口说话:"年轻人,谢谢你救了我,为了感激你,你今天回家不要走东边的近路了,就走西边那条。如果有什么事,你就来这叫我声白狐,我就会出现,切记走西路!"然后消失在灌木丛中。庄崖虽然很不情愿走那么远的路,可是听见白狐说的如此真诚,还是决定听白狐的。外获得张藏宝秘图,谁料,为独享此图,他们俩竟然反目成仇。结果师弟设计害死了师兄,可他万万没想到,师兄在临死前,将秘图交于独子,连夜逃往异乡,自此后音讯皆无。师弟万般无奈,只得重操旧业,打拼了数年后,却也存下不少银良。他花钱捐了个县令,便冠冕堂皇地做起了方父母官,此人便是刘大人。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刘大人面搜刮民脂民膏,面暗自探访本地大户古墓。数月前,刘大人获悉师兄的那张藏宝秘图竟在本县现形,自然不胜欣喜,便假借缉拿盗墓贼之名,下打探消息。…。”

我看着一脸泪水的雪,突然有些心软。

我想想了说道“人死之后,有的会去投胎,有的会因为留恋人间的事情,迟迟不走,而陆,就是因为放不下这件事,才不去投胎,现在他的心里,对你有爱,对你又恨,所以他对你身边的人下手,而迟迟没对你下手,不过,看来他的怨气还没有消,要不你的父母和你那个男朋友应该早就没事了,看来他还会有动作的。”

“啊!那我该怎么办?求你救救我,帮帮我把,我不想死啊”说完雪,又放声大哭,两次哭声,已经吸引了很多学生的注意。

为了结束这尴尬的场面,我对雪说道”鬼魂最厉害的时候就是在‘七七’以前,如果他真要你的命的话,会在这之前动手,我会尽量在这之前想办法救你的,所以你现在先回去,从现在开始,不要单独外出,尤其是晚上明白了吗?”

雪看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当她刚要起来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了她

“你把这个带着,这个护身符是开过光的,也许关键的时候会救你的命,记住一定要随身携带,包括洗澡的时候”

雪接过我给的她的那个护身符,死死地攥在手上。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渐渐的感觉,我有些后悔,后悔不该接这个事,因为我感觉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也没办法。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努力去做,谁让我一是男人了,说道要做到啊。

看着窗外渐渐黑了下来,我合上放在桌子上的书,闭上眼睛回忆着刚才雪对我说的话,就在这时,我听见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你不要多管闲事,我不想要你的命。

我猛的回过头,看着后面,差点把后面的那两个女孩子吓的哭出来,我缓了一下心情,慢慢的站起来,心里说道:我没去找你你倒来找我。好,我陪你玩下去,这件事我管定了。

我决定首先去陆的寝室去看看,这就叫做不如虎穴焉得虎子……

我站起身子,大步的走出食堂,虽说现在是夏季,但是一出食堂,我就感觉到了一阵凉风,不应该说是一阵阴风向我吹来,即使在炎热的夏季,我也吹出了一身冷汗(虽然我是一个通灵者,但是毕竟我也是个人,害怕是常情)。

事不宜迟,我决定不管遇见什么情况,今天这趟虎穴我必要要闯一闯。

到了陆的寝室楼,我托关系进到了案发现场,也就是陆死亡的那个房间。

陆的寝室和其他的寝室在构造上没什么区别,也是4张床位,上面是睡铺,下面是电脑桌。不同的就是,在陆死后,这个寝室就已经没人住了,到处落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我进了门之后,我并没有开灯,之所以我没有开灯,一是鬼怕见到光,开灯的情况,鬼魂不敢轻易出现,二是一个刚死过人的房间,长期没人主,突然亮起了灯,我怕不知情的同学吓死,那我就是千古罪人了,毕竟我是托管新偷摸的进来的,能不让别人发现就别发现了。

我仔细的常看陆的房间,据了解陆的床位是靠在窗户右边的第一个床位,我爬上陆生前睡过的床铺,看看能发现什么线索,看看陆到底想干什么,。

有的读者会问:"为什么你要去陆的寝室呢?"

我在这里解释一下:一般人死后,会因为某件事,没有解决而留在人间,不能投胎,这样的魂魄,我们就管他叫做孤魂野鬼,而这样的魂魄,最会出现的地方,就是他死去的地方,通常我们把他叫做"回魂地",当然也有特殊情况,这次来陆的寝室,说实话我还真不想遇见陆,毕竟我还不知道陆的怨气有多大,我有没有把握收了他。

言归正传,刚到陆的寝室,一切都很正常,四周也很安静,当然指的是我所在的房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当我一无所获,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陆的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手印。

我慢慢的走过去,仔细的看着那个手印,桌子上,厚厚的灰尘上,赫然的印着一个鲜红的手印,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鬼手印,那么这说明陆已经回到这个房间了,因为我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手印。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倒霉,怨鬼当中,如果,遇见能印出血手印的鬼,那说明这只鬼的怨气太重,就是十个像我这种水平的通灵者,也难以应付。虽然我是经常和鬼魂们交流,我的家族世代拥有这种能力,但是在没带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冒然的与一个怨气这么强的鬼,正面交锋,我也是九死一生。

我的直觉我的大脑告诉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否者,有可能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了。就当我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背后已经站着一个人,那就是陆。

我没有着急的转身开跑,而是闭上眼睛,慢慢的向后退去"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话带劲,无虚妄。。鬼是没有实体的,即使你撞上了他也会像撞到了空气一样,之所以我要闭上眼睛,是因为我不知道陆现在变成鬼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别没被他害死,反到被他吓死,那我就是太冤枉了,当我慢慢的退到门口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身体已经慢慢的麻木,四肢完全不像我的一样,根"主啊,我只能求你了,请你指点我,我上哪儿去借钱啊?我急等着用啊!"本动态不得,照这么下去,我想我的魂魄会慢慢的离开我的肉体,到时候,我必死无疑。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吗?要不是把那个定魂项链给了雪,我也至于这样。

就当我绝望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身上还带着一张"驱鬼符"虽然不是什么值钱法器,但是也能够救我一命。

我集中精神,渐渐的把麻木的感觉驱除掉,等到一恢复,能动的时候,急忙从兜中拿出"驱鬼符",咬破自己的左手食指,把血涂到符上,贴到门上,然后迅速的打开门,飞一般的离开了陆的寝室,还好我的血加上"驱鬼符"暂时的把他困在了房间,但是我还是飞快的离开了那里,当我出寝室楼的时候回头望了望,我死里逃生的那个寝室的窗口,黑洞洞的窗口,并没有什么特别,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第一次和陆接触,我就在黄泉路上路上溜达了一圈,看来这件事真的很棘手……。

从陆的寝室出来后,我看了一下时间,9。17分,我看时间还早,我就决定去我在这所大学的一个朋友那,当然我这个朋友也是一名通灵者,我觉的这件事我应该找个帮手了。

介绍一下我这个朋友,我这个朋友,和我一样是一名通灵者,如果说我是先天有这种能力的话,那么我这名朋友,就是那种后天自学成才。他真名叫做紫晓,看名字像是一北齐后主高纬昏庸无道、荒淫堕败。他执政期间,奸臣当道,结党营私,乱政害人。对此,高纬整天不闻不问,他干什么去霖?时间都花在了奢靡淫乐上面。据载,他把宫中小娈都封为郡主。宫女中穿着华贵、食用高级的,即达多人。个女孩,但是他确实是一个足足有120公斤的胖男人,因为他很胖,所以我们都叫他胖子,他因为和我一样,成天和那种东西接触,也很少有朋友,所以我们就臭味相同,成了很好的朋友,甚至是生死之交。

不一会,我来到了胖子家楼下,他所住的房子离我们学校并不远,也就是走路5分钟。

到了楼下,我先打了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家,免的浪费我体力和时间爬上15层的高楼。

电话接通了,确认胖子是在家,我便上了楼,一进他的屋子,我就又闻到了那股很浓的檀香味。

“你怎么今天有时间到我这来?”胖子把我请进屋子后味道。

“哦,是这样的,我今天接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这件事害的我差点把小命丢了。”

“噢?让你把小命丢了?快说说是什么样的事?”

胖子和我一样,一听这样的事,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我喝了口胖子给我的可乐,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等我讲完之后,胖子的双眉,紧锁在一起,思考着刚才我说的话,过了一回,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对我说:“这件事真的很棘手,首先你有灵光护体,按道理说那个东西是不能靠近你的,更别说能通过大脑给你传话,第二,是鬼手印,一般的鬼魂,能留下的也就是普通的黑色的手印,而这个却留下了血手印,说明他怨气真的很重,第三就是,他竟然能把你的灵魂锁住,差点要了你的命,看来他的怨气实在太重了,说句不吉利的话,你要是在查下去,弄不好你要交代他手上了。。。。。”

“胖子,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越危险我就越喜欢去做的,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不用劝我,我决定"此话当真?"的事别人拦不了,如果你怕,可以不用去,不认识你之前,所有的事我全自己去办的。”

“废话,我什么时候怕过,你是我兄弟,我能看着你去送死吗?白痴,我只是想说,没有我的帮忙,估计你办不成这件事,今天晚上先在我这睡一宿,明天早上我托关系看看能不能找到陆的家,我们去他家看看,也许会发现点什么。”

“好,谢谢你了。兄弟,就这么办。”

这一晚上我基本彻夜未眠,始终觉的陆的怨气太重,这件事令有隐情,而胖子睡的像一头死猪一样,鼾声连天,让我又好笑又想哭。

第二天早上,我和胖子简单的吃过早点之后,就搭上了去陆家的汽车,不亏是胖子,早上就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查到了陆的家庭地址。汽车大约行驶了4个小时的时间,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快是中午了,下了车,我和胖子看了看四周,陆的家住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小山村,很偏僻,但是环境很好,很清静,除了一条国道上的过往的车,也就再也看不见四个轮的交通工具了,要不是这次来有事要办,说死也要在这现在版的桃花源住上一阵子。

我和胖子左拐右拐的来个陆的家门口,我轻轻的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年龄在45左右岁的一个中年妇女,面目很和善,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你们是谁?找哪位?”

“您好,请问您是陆的母亲吗?”我回问道

“是的,请问你们是?”

“哦,我们是陆的同学,我们是陆生前最好的朋友有天早晨,东方现出片朝霞,通红通红的太阳长起来啦。刘春背起锄头,下田去干活;慧娘也理好丝,坐到机上去织锦。这时候,忽地刮起阵狂风,天上黑云滚滚,刚升起的太阳下又缩回去啦。,这次我们来,是过来看看阿姨您的。”

“这样啊,原来是陆的同学啊,那快进来吧。”

陆的母亲把我请进了屋子,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来陆的家,却发现了一个关于陆死的天大的秘密

进来屋子,我和胖子简单的对这个房子有了一些了解,这所房子和大多数的农村的房屋没什么区别,都是南北朝向,东西个一间房子,房子后面是一片很大的院子,里面种着一些蔬菜。

正当我们观察着这所房子的时候,陆的母亲递过来两杯水,我和胖子一人接过一杯拿在手上,这是陆的母亲说:"大老远的跑过来看望我,谢谢你们了,陆生前没少给你添麻烦吧,这孩子从小在山沟沟里长大,接触的东西少,临出门的时候我还特意嘱咐他,外面的世界不像我们村里这么和平,别被人骗了,没想到……。"

说到这陆的母亲伤心的哭了起来,我连忙说道"阿姨节哀顺变,陆的死确实很遗憾,我们也很伤心。但是陆已经走了,那就让他走好吧。"

"哎,陆这孩子命苦啊,从小没了父亲,是我门娘俩从小相依为命,我是替人做针线活把他拉扯大,没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啊,陆这孩子好不容易交了个女朋友,没想到竟然这样被人害死了。。。。"

"被人害死,怎么陆不是伤心过度死的嘛?"听到陆的母亲说陆是被人害死的,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

"哎,也难怪你们不知道。这事也是后来我们听局子里的亲戚说的(局子就是指公安局)。"

"阿姨怎么回事,您坐下来慢慢说。"我连忙把陆的母亲扶到炕上坐下来。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和村子里陆的叔叔从学校回来,拿着陆的遗物,坐在车上,想想陆我就哭了,他叔看这我伤心就对我说,嫂子你别太难过了,说实话我也不相信陆这孩子心里承受能力这么差,能伤心过仙在海上寻欢作乐,怎会想到花龙太子半路挡道。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个浪头,将雕花龙船打翻了。张果老眼尖,翻身爬上毛驴背;曹国舅心细,脚踏巧板浪里漂;韩湘子放下仙笛当坐骑;汉锺离打开蒲扇蛰脚底;蓝采和攀住了花篮边;铁拐李失了拐杖,幸亏抱着个葫芦;只有吕纯阳,毫无戒备,弄了个浑身湿透。度死了,明天我托人打听一下。

过了几天的一天晚上,我在家整理陆的东西的时候,他叔跑进来气都没喘匀就对我说,嫂子问出来,陆原来叫人害死的,什么报告上说,陆的体内有大量的氢化钾。"

"什么,氰化钾?"

"没错,是氰化钾,我没有记错,而且他们说凶手就是他们学校的校长的儿子和那个女生的父母。"

氰化钾有点化学常识的朋友都知道,这一种可以让人在十秒钟就死亡的毒药,一般都在安乐死上使用。

听到这我和胖子相互看了一眼,这时我和胖子都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陆的怨气这么重。

"原来是这样,为什么不提陆伸冤呢,难道就叫陆这么白死吗?"胖子问道

"傻孩子,你们也看到"今天你别要短儿。咱俩吃亏,我再给你十两银子,你销了当票。"了家里条件就这样哪什么打官司啊,我们穷人就只有把委屈当成饭吞下肚吧。"说完陆的母亲哭晕了过去,我和胖子把陆的母亲扶上床后,离开了陆的家,临走前在桌子上留下了我们带来的钱,当然我们留下了回程的路费,坐上车,胖子对我说

"这次我们没有白来,已经了解了陆的死因。这就知道了为什么陆的怨气这么重,了接下来,我们应该和陆好好谈谈了,说实话我替陆憋气啊,要不我们就由陆放手去做吧,毕竟那些人死有余辜。。。。"

"放屁,你觉得一个怨气这么重的鬼,光会杀了和他有关的人吗?谈谈我同意,如果谈不妥,我还是会想办法除了他,不过现在不是去找陆,而是去找那个骗我的女生,雪。。。。"

说完我把头转向窗户,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心里想着:陆你就好就此罢手,否者别怪我不客气。

当我和胖子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我们在学校的食堂简单的吃了口晚饭,然后我就去女寝去找雪,雪看见我的时候全然不知我已经知道了陆的真正的死因,她看见我的时候一脸的高兴,以为我已经找到了救她的办法。

"天赐你是不是找到了救我的办法,快说是什么办法。"雪兴奋的说。

"救你,就你这样的女生我为什么要救你,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你在说什么啊天赐?"雪用差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装什么无辜!"我很冷的对她说到。

"原来你们都知道了,看来我没有办法隐瞒下去了,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这里人太多,说话不方便。"说完雪走到我和胖子的前面,向着学校的咖啡屋走去。

我对胖子说:"走跟着去,我到要看看这个蛇蝎一般的女人还能玩什么花样!"

胖子看了看我没有说话,像随从一样跟在我的身后。

到了咖啡屋,我们三个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雪在我们的对面坐了下来,我们三个人每人都要了一杯咖啡,并且嘱咐服务生,没有我们的吩咐不要过来。

这时胖子说:"宋小姐,你可以说说事情的真相了吧?"

"好吧,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就没有必要隐瞒了,当初我和你们一样以为陆真的是死因是伤心过度,可是前几天我回家整理我父亲的遗物的时候发现我父亲的日记上写着,我和雨终于把陆解决,当我们看着陆把搀着氰化钾注的饮料喝下肚子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可以有享之不尽的财富了。。。。当看到这的时候我当时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的父亲尽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伤了我爱的人,而我的未婚夫竟然是帮凶,不过他们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的父亲前几天已经去世了,雨现在生死未卜,而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我的母亲,现在已经是一个神经病,住在了精神病院。报应啊,都是报应啊。。。"说完雪露出了很无奈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你没有骗我吗?"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相信雪。

"呵,骗你,我有什么好骗你的,一个要死的人还有必要去骗人吗?"雪用一种很气愤的语气和我说着话。

"要死,怎么回事?"胖子急忙问道。

"他来找我了,说在他"七七"那天要把我带走,而今天就是'七七'了,我当初看着你们来找我,我以为你们找到了救我的办法,可是看你们这样,我就知道我死定了。"雪很平静的说到。

说实话,我真不想去救雪了。因为他们是自作自受,可是站在通灵者的角度去看,不管活着的人犯了多大的错,也不能让鬼去裁决。

我看了看带在手上的八卦表,指针正好指在了八门当中,最坏的一个上,死门。

"他要来了。"我低着头看着八卦表说到。

"啊这么快,比老子吃饭都快"胖子说到。

"怎么办怎么办,快救救我,天赐快救救我,我不想死啊。。。。"雪慌张的对我说。

"你别急,有我和胖子在,他还不敢怎么样,现在是8。30,现在他的法力还不是很强,还不能威胁到你,不过现在也正是我们解决他最好的时候,胖子你马上回家,把家伙取过来,今天晚上我们要大干一场,你拿完家伙之后去陆的寝室,314去找我们,我们就在那解决他,雪我给你的护身符,是不是还带在身上?"

"没错,我带着呢,我一直没敢拿下来。"

"那就行了。你现在和我去陆的寝室,胖子你用最快的速度去拿工具,记住多把我放在你家的那个背包也背来,记住千万不要打开看,明白了吗?"

"遵命领导。"说完胖子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我和雪结了帐也离开了咖啡屋,一出咖啡屋,我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阴风,我看着布满黑云的天空,心里想到,决战的时刻来了……

大结局

我和雪来到陆的寝室,没多大一会,胖子也到了,我看看了胖子带来的东西

"混蛋,你怎么没带定魂珠和指阳阵来呢?"

诶呀我忘了。没那种东西应该没事吧,你又灵光护体,我有还阳坠,雪也戴着你给的护身符,没什么大碍的吧,再说,今天我们不是在这个寝室和他拼吗不能到别的地方把?"

我先来解释一下,我刚才说的那两样东西,定魂珠,看名就知道,就是定主自己的灵魂的一种小珠子,关键的时候是很有用的,而指阳阵能和我们正常使用的指南针差不多,但是这种东西是用在冥界,或者是在孤魂界的。

言归正传,我无奈地看着胖子,这家伙就是这样,不知道哪天就被他害死。

"胖子你把还阳坠给我,雪你也把护身符给我。"

他们很不解的看着我,似乎我要的是他们的命一样。

"看什么啊我还能拿着你们的东西跑了,我是要用我的血帮你的法器加上灵光,你们没见过陆的鬼魂,我都差点死在他手,光凭那点法器是不够的。"

"哦哦明白了”胖子连忙把他的法器给了我,雪也把护身符递给了我。把他们把法器滴上的我的血之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对他们说

“进去后不要离我太远,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知道了吗?尤其是你雪,要是害怕就拉着我的手,把眼睛闭上。”说完我慢慢的推开了门,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就顿时迷茫了,我看见的是一层层的迷雾,陆尽然把战场选在了孤魂界。

所谓孤魂界,就是那些冤魂厉鬼所在的地方,这个地方要是没有我事先说的指阳针,是永远走不出去的。

“混蛋,怕什么来什么”我骂到

“怎么办,我们现在退回去吧,这次我真的大凡是遇到这种事情,镖局的规矩是:以札相待,忍让为上,不被逼到大盆水杯灌下,孙觉得自己的胃胀痛,不少黄豆已经从喉咙里冒了出来,黄豆开始发挥作用了。万不得已的份上,决不动手伤了和气。而上门闹事的蓉,也知道镖师不是泛泛之辈,真要劝起手来,吃亏的往往是自己。所以,前来寻求救济的习武者只要能得到镖局几两银子的周济,般会抱拳谢礼而去。至于那些秧子们,也就是说上几句奉承话,哄哄他也就罢手了。意了。”胖子歉意的说

“退,来不及了,你们看看身后也已经是孤魂界了,现在只有前进,不能后退了,走吧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完我拉着雪的手,向前走去,胖子也跟我们一排走向了孤魂界的深处,一路上我们遇见的孤魂野鬼,都没来侵犯我们,我知道至今,台山又叫清凉山。是我们的法器和我血的作用,就当我自感安全的时候,突然雪停了下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前面,就像一具死尸一样

“喂喂你怎么了,快说话”胖子急忙的喊道。

“没用的,她被锁魂了,你喊破嗓子她也听不见的。”我看着雪说到

“那怎么办,锁婚可不是说救就能救的。这么大的美女不能让她死在我们身边啊。”胖子着急的说到

“擒贼先擒王,能在我面前而且在我的血滴过的护身符面前锁魂的只有陆,先找到他,解决他雪自然会好”

“好,我们把他找出来。”说完胖子拿出搜鬼符在自己的胸前画了一圈,前面的迷雾顿时散了开来,取而代之的是陆。

“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我说了我要的是他们的命,不管你们的事,既然你们爱多事,那么今天你们都留下陪我吧哈哈哈哈哈。。。。。”

说完陆向胖子,扑了过去,正当我想拿出自己的法器的时候,那种第一次在陆的寝室的感觉又出现了,我不能动了,这么下去,胖子就要死了,我连忙定下心,用意念,回复了我右手的活动能力,连忙拿出出3道镇魂符向陆扔了过去,三道符不偏不移的全部打到陆的身上,而陆只是退了回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当陆的身影退了回去的时候,我的那种感觉也同时消失了。

“混蛋东西,你又来那招,你到底想怎么样,冤有头债有主,是雪的父亲和雨害死的你,你已经把他父亲杀了,也把雨带走了,你还想怎么样?“我气氛的说到

”我想怎么样,我要报仇,她付了我,我要她死,陪我一起***,你们也一样,这就是做英雄的代价哈哈。”

我知道这么下去,我和胖子还有雪都要交代在这里了,说实话我还真不想死呢。

“天赐月底,转眼就到了唐员外儿子的满月。员外高兴,就多喝了几杯,这不喝倒好,喝反而喝出了人命。唐员外竟然在当天夜里撒手人寰,莫太医诊断说是酒精中毒。,怎么办,这个东西的怨气太重了,一般的法器对他没用,我也感觉到了,我的三魂七魄一点点的都要被吸走了。快想点办法吧。"

"我知道,他之所以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就是因为孤魂界能吸取阳人的魂魄,再加上他的怨气,现在他可是天时地利鬼和啊。”

“那怎么办,我都没有你挺的时间长,别说雪了你看看雪现在的脸色一点点变的白了,再这么下去她会死的。”

“没错,别说你了现在我都感觉我有些累了,有些困了,这些都是魂魄被渐渐的吸走的反映。。。。”

说完我无力的跪在地上,胖子也爬在了地上,渐渐的我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我知道我也快要不行了,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那个背包,也许这个办法会有用,想到这,我努力的向背包的方向爬去,陆看见了说到“哈哈有意思,临死前的挣扎。。。。”

我打开背包拿出了,包里的东西,胖子这时大惊,对我说到“天赐你怎么还杀人了,还是一个婴儿。。。你,你***的比鬼还吓人还残忍。”

“你知道个屁,这是鬼婴,也是冤死婴,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解释了,救命要紧。。。”

说完我连忙点了三根香,对鬼婴说到“明明,天赐哥哥现在要求你,救救我们三个人一命,等哥哥出去了一定会给你多多烧纸钱的。快显身吧。”

所谓鬼婴,又名冤死婴,就是那些刚出世就夭折的孩子,要不就是死在胚胎里或者已经成型被打掉的婴儿,这些婴儿,没见到世牛郎织女的民间传说故事界的美好,就离开了,因为太小,冥界不留,所以有的通灵者就把他们的尸体收回并且替他们招魂把灵魂锁在尸体内供奉起来,关键时刻替他们解魂。一旦这些鬼婴被我们使用,那么他们就要在孤魂界永远的长留,而不能去投胎,所以我们一般的情况不去使用鬼婴,毕竟他们都是一群无辜的孩子,但是眼下迫在眉睫先生,先生说:"阴宅地理,要得水藏风,亦称风水。水有吉凶之别,而风则为害。你明天带我到村子周围看看山势,察察水情,测风向,定吉穴。"杨好善连连应允,侍奉先生安歇。,顾不上那么多了,人都是自私的。

“天赐哥哥,我来救你了,别怕,明明会救哥哥的。"

"m明明对不起,哥哥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要牺牲你了,对不起,对不起,等哥哥出去了一定多给你烧纸钱。”说完我哭了出来,毕竟明明是我养了2年的鬼婴,和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天赐哥哥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明明早就魂飞魄散了,明明的鬼命就是你的,现在是明明报答哥哥的时候了。”说完明明一晃一晃的走到了我前面,对陆说“你这个坏蛋,欺负天赐哥哥,你不是怨气重吗那就比比谁的怨气重。”一个活了20多年的人虽说被人害死,但是和一个夭折的孩子比起来,怨气差的太多了,说完明明不知道做了什么,我只看见陆的魂魄一点点的消失,而明明越来越大,我连忙问明明“明明,你在干嘛?”

先生笑道:"你呀,根本就没有蚊帐!为什么呢?你看啊,这‘’字形如圈蚊香,你夜里是点蚊香睡觉的。"“天赐哥哥,我把坏人吸到我体内了,这样他就不能害你了。”

“那你会受不了的,快住手,明明。”

“天赐哥哥,我说了,明明的鬼命就是天赐哥哥的,现在就是明明报恩的时候,我快要连鬼都做不成,有来生,明明还做天赐哥哥的弟弟。”

听到这,我哭了,因为我知道,明明为了救我,已经不能在投胎了,也就是说,明明已经连鬼都不是了。

“天赐哥哥不哭,你哭了明明会走的不安心的,天赐哥哥,那个坏人已经不行了,你和你的朋友们都能动了,顺着光走,不管发什么事都不要回头,快走吧天赐哥哥。”

“明明,哥哥对不起你,明明……”我哭着拉起胖子,和雪顺着光线的方向跑去,突然一道强光,射入眼中,等我们适应了光线之后,睁开眼一看,我们已经在陆的寝室了,天已经亮了。

读完本故事,你有什么收获呢?如果你对民间故事很感兴趣,欢迎订阅搜牛故事网:www.sybhwy.com

上一篇:杨志卖刀 下一篇:石勇挥掌击巨碑

Copyright 2016-2019 富健解梦网 www.fujianzsb.org 版权所有

本站周公解梦大全查询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